学术
咨询 写作 查稿 回顶部

浅谈戏曲导演对文学剧本的“再创造”

2019-03-20 17:06:45
  【摘 要】戏曲导演对剧本的再创作,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主要表现在对文学剧本客观价值的新发现。导演需要用积极认识现实的过程去感受和开掘剧本的思想内涵,然后运用各种戏曲表演形式、舞台艺术手段把文学剧本转化成舞台形象。 
  【关键词】再创造;文学剧本;舞台形象 
  中图分类号:J614.9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5)04-0008-01 
  众所周知,戏曲导演的主要创作活动就是在戏曲文学剧本的基础上,以演员为主体运用戏曲各种独特的舞台艺术手段,将剧本的文学语言、文字形象,转化成生动感人、鲜活具体的舞台形象,使之成为舞台演出艺术。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戏曲导演对剧本的“再创作”。 
  也正因为戏曲导演的创作任务是把文学剧本转化成舞台演出,所以,导演的创作活动不是直接从生活中去提炼、加工、创造艺术典型,而是以文学剧本为中介来认识生活、反映生活。因此,导演在艺术创作中就要自觉遵守文学剧本的制约,准确把握剧作者的创作意图和剧本的艺术特点。然而,导演的创作活动又不是简单的直译和图解,不是给剧本以客观的舞台解释。导演工作是一种创造性的艺术,需要导演用“灵魂”的眼睛去认清剧作者的意图和他笔下的生活以及人物,然后运用恰当的戏曲表演形式和艺术手段,塑造出真实感人的舞台艺术形象。例如,在河北梆子《伐子都》中,子都因妒忌主帅会得到头功,竟然放冷箭射死了主帅。剧本交代,在庆功宴上,子都心中有鬼受不住良心的谴责,精神恍惚仿佛看到元帅前来讨命,被活活吓死。从剧本上看只是交代了这样一个情节,显得单调平庸。创作这个戏时,导演为了突出表现人物内心强烈的矛盾冲突,使情节更加精彩,利用演员扎实的功底,安排了一系列戏曲程式动作和专业技巧:首先,身披大靠、头戴帅盔、脚穿高靴的子都出现幻觉,惊恐万分地猛然从酒桌后窜出去,接着是跌、滚、翻、扑一连串的程式动作,猛一转身似又看到死去的主帅,子都大惊失色蹿到龙书案上,然后“云里翻”跳下,原地甩发,随即摇摇晃晃站起,摔硬“僵尸”而死。这样一个个舞台行为的设置,情节激烈、震撼人心! 
  由此可见,导演运用戏曲的唱、念、做、打各种手段对文学形象进行创造性补充、丰富和发展,使原本单调、单薄的情节,变得更加丰满、细腻、意趣盎然了。 
  再者,戏曲导演对文学形象的舞台转化,不能只寻求于和剧本描写相对应的等价物。生活本身是复杂的,剧作者在创作剧本时,往往只是从一定的角度和方面去观察、反映生活。所以,这就给导演提供了从另外的角度和更高的视点去观察去重新审视的可能,从而发现更深广的内容和意义,塑造出不一样的舞台形象。例如,在《汉宫怨》中有一个情节,剧本写到,当大臣霍光得知妻子暗地里阴谋毒死了许皇后,顿时感到大祸临头。在处理这个情节时,导演翻阅了汉史资料,了解到霍光是汉朝稀有的忠臣。他曾受先帝托孤,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他对朝廷忠贞不二。所以,导演在剧本所表达的基础上,融入了自己的见解,对霍光这个人物进行了补充甚至发展。导演认为,霍光知道妻子害死许皇后,不仅仅是感到大祸临头的恐惧,他的内心可以说是无比复杂,“一生忠贞从此毁灭,从此不会被理解了”——这是他的心声,他恨、愧,悔又万般无奈?;诨艄獾恼庵中奶?,导演设置了相应的人物行动——霍光闻耗大惊,悲怆得浑身颤抖跪在地下,仰天高呼:“先帝!先帝呀!”伏地叩拜、摇首不已。这样的处理把霍光此时的心态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在戏曲创作中,一度创作与二度创作是一种相互渗透、相互交织的状态。戏曲的剧本创作就特别强调:“手则握笔,口却登场。全以身代梨园,复以神魂四绕??计涔啬?,试其声音,好则直书,否则搁笔。”[1]戏剧剧本必须既是文学,又有转化为舞台形象的可能性。并且,剧作者应该熟悉和精通戏曲舞台的独特规律。只有这样的创作成果,才能为导演的再创作提供依据,为未来的演出奠定思想和艺术基础。而在导演的艺术创作中,既要深刻理解剧作者所要表达的主题,又不能机械地直译台词,不能就事论事地图解剧本中的舞台提示。导演必须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对文学剧本加以必要的改动,让剧中动人的地方更加动人,舞台演出更加精彩。 
  例如《打铜锣》中,第一场林十娘上场唱完“鸭子放到田里去把谷呷”之后,剧本提示:“林十娘放下竹篮,正欲解开印花布放鸭。蔡九溜上打了三下锣。林十娘听到锣声急忙停止放鸭,用身体遮住篮子”。在这里如果按剧本提示,林十娘用身体挡住篮子,那么下面林十娘与蔡九之间的很长一段戏,就要牵制在篮子前面不能离开,这样舞台调度就会很单调死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导演对剧本做了一个小改动,把剧本中“用身子遮住了篮子”改成了“将鸭篮急忙藏在了大树后”。这样的处理无论从舞台调度,还是二人的身段表演都能无约无束了。 
  如上所述,在一出戏的创排中,既然导演所承担的创作是把文学剧本转化为舞台演出的“再创作”,那么导演在创排中必须服从文学剧本这个形象创作的基础和前提。然而,优秀的导演却能够化被动为主动,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创造出有时甚至超出剧作者意外的鲜明的艺术形象,呈现精彩的舞台艺术作品。 
  参考文献: 
  [1]李渔.闲情偶寄[A].中国戏曲研究院.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七)[C].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59.55.

戏曲文学论文:http://www.hnnnf.com/xqwxlw-318/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秒速快3 www.hnnnf.com 上一篇:中国戏曲文学的独特审美形态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期刊推荐

投稿电话:020-87251319    投稿邮箱:hanhaiqikan@163.com
本站少量资源属于网络共享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瀚海文学网版权所有?1997-2018   秒速快3 秒速快3 www.hnnnf.com